老家睢县—容易遗忘的小故事
新闻来源:微信网发布时间:2015/12/11 7:31:04作者:屈惠浏览:3151次数
1. 睢县的来历;

2.我们是状元;

3.东坡肉是盗版我们的;

4.一水一山;

5.有趣的睢县话

做为睢县人也不一定记得关于睢县故事种种,不过无论我们走到哪里,我们都应该告诉我们的子侄们:我们来自睢县。

睢县的来历

睢县人古道热心。小时候和爸爸一起出门,从北大坑到公路段一路上不停有人打招呼,我一直以为爸爸认识好多人。后来,才发现和其他朋友或长辈出门也是一样。

睢县人仗义心肠。有次姥爷家的鸡丢了,和姥爷一起出公疗医院去找鸡,一样的是不断有人打招呼。以我对姥爷的了解,打招呼的人是谁多半他都不认识。有人问:屈院长,干啥去?找鸡。那人也不问声就一起去找鸡了。

因为,睢县有历史,睢县人有文化!

春秋五霸齐桓公在睢县举办了首止会盟,开始了自己的霸业;

春秋五霸之一宋襄公打了败仗就死在这里,所以,睢县以后都叫襄邑。

孔子周游列国曾被匡人困于陈蔡之间绝粮7日。甚至孔子发出哀叹:周礼文化都在我这里,我死了就没人知道了,老天应该不会灭亡我吧。匡人就是我们睢县老乡。所以现在这个地方叫匡城乡。

睢县原来一直养蚕,小时候在东关和十字街一直看有人推独轮车卖油炸蚕蛹,特别好吃。后来知道睢县的文绣很出名,是丝绸之路的供货源之一。


我们是状元


好多人觉得睢县地方小不出名,这在宋朝会被人笑话。睢县出过好多状元呢!

郑雍(五代后梁太祖开平三年)状元,宋朝做官;

张去华(宋太祖建隆二年)状元;

张师德 (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)状元,张去华的儿子;

许安世(宋英宗治平四年)状元;

还有,宋朝大学问家:宋庠、宋祁兄弟,本来是宋祁中状元,被老太后说弟弟不能压哥哥换成了宋庠做状元,民间称兄弟状元。

对了,不是俺们睢县人占便宜,虽然宋氏兄弟老家现在是民权,北宋时期睢县很大,还管着民权的一部分哩。现在民权有些地方还带睢字呢。

所以,睢县这个小县城在北宋父子状元、兄弟状元都有,北宋总共也就60几个状元,全国也没几个。

所以,进士什么的、全家都是进士的、兄弟几个都是进士的咱就不炫耀了。

最后补一句:宋祁是连中三元。

东坡肉是盗版我们的

我最爱吃,本来想为睢县美食单开一篇文章,可惜,离开好多年老字号都忘记了。只能随便说说。这里只说睢县特有的美食。

大家有没有吃过襄邑抹猪?

我承认是自尊心作祟,襄邑抹猪和东坡肉没啥关系,我不记得有吃过,故事都是后来人编排的。

但是,蒸蹄膀是我吃过最好的。大概是上初中时,小姨有次叫到家里的。送菜的挑了个老式的食盒,好像底下还有石灰加热。蹄膀放在一个盆口大的海碗里。应该是油炸后蒸过。最好吃的肉片,肥而不腻已经不能形容了,吃的时候只用三下:一筷子就能掀开皮,再一筷子分开肥肉,最好轻轻一抽骨肉分离,味道又糯又香还有点嚼劲儿,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吃到。

大家应该都吃过炸馍片吧。炸馍片不稀奇,根本算不上正式的菜而且家家都吃。但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炸馍片是在公疗医院的食堂,因为它的做法很特别。先在馍片上撒上水再下油锅炸,出锅后撒点椒盐,咬起来又脆生又香,心儿炸的透还不硬。后来我尝试做过好几次,不知道是做饭不对还是水撒的不均匀还是馍不对劲儿,总也没有吃到那时的味道。

还有,就是油条,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,样子也不同。油条是一肘长,杯口粗,枣红色,拿起来竖立不到,中间连接很紧。家里人特别疼我中间还会磕个荷包蛋。油条摊就在原来实验小学门口,炸油条的是回民叫马绣花,她女儿和我同学。现在回家还经常见到,不过已经不做几十年了,估计手艺已经失传了。

最后,就是烧鸡!烧鸡处处有,本来只说睢县特有的,睢县烧鸡特别在于:有次和同学在东大街头走,我们都闻到了一股特别香的味道。快走到街尾了才发现有家烧鸡店在做烧鸡,哎呀,当时我们几个那个叫馋呀,拉都拉不走......这种虽然没吃到口但美味的记忆是特有的,也是永远的。

另外,睢县的烧鸡一看就知道,鸡头是别在翅膀里的。不过这种手艺好像已经被各处发扬光大了。

一水一山

北湖,

我们叫北大坑。每个人都有对北湖的记忆,记忆中的美丽是相同的。怎么夸北湖就不说了,随便找个睢县人自行脑补,如果他不知道那肯定是冒充的!

小时候每年都听说有人在北湖淹死,而且大多是在里面迷路了、或者被水鬼拉住了的说法。当时我就纳闷怎么湖底会迷路?

谜底是在:当我们从空中俯瞰北湖,北湖是世界上唯一的正正方方形状的湖,因为它不是天然的也不是人工的,它是天灾更是人祸!那里面是我们睢县的老城,里面是我们睢县的民!

 

去过商丘的人都知道,当年李自成打商丘,商丘县城城墙外不是护城河是护城湖,中间只有一条路。李自成又没船,攻城只能走路。那还不白给?大炮对着路轰就是了,李自成死伤无数窜到睢县,拆了睢县的城墙。可那哪是城墙呀,是睢县的护城大堤!

后来,李自成攻打开封不顺利,发了疯的李自成竟然放水淹开封,睢县也跟着遭了殃,全城被淹。所以,会有人淹死时说迷路了,那是迷失在老城的街道上;水鬼是心有不甘的人的怨气。

罗汝才、袁时中,请记住着两个人的名字。就是他们俩拆了睢县的城,更断了睢县的文风人脉。我说现在睢县不如古代呢。

袁家山

你要是很认真的问一个睢县人“袁家山”多半人告诉你不知道。袁家山,睢县人叫袁仨儿,好像称呼一个兄弟。

袁仨儿是明朝国防部长袁可立的家祠。袁可立本事大:军事家、外交家、航海家、还是艺术家,儿子也是大官、书画家和收藏家。这么本事大的一个人历史上的知名度很小,连《明史》都没上,历史记载更少。

那是因为他本事太大了,努尔哈赤也斗不过他。可惜他去世早,满清得了天下以后对他恨之入骨,收集全天下的书,里面只要有袁可立的名字统统毁掉。不过也证明他的本事有多大。

袁仨儿是袁可立纪念在征倭寇时,在冲绳遇见吕洞宾的,所以是船型。听说以前袁仨儿底下全是水,远远看过去更像一艘船。

袁可立儿子袁枢是个书画家,收藏了很多字画。藏品好到连董其昌这样大书画家和收藏家都羡慕的地步。可惜明末的时候,许定国在袁府杀高杰,一把火把袁府烧了个干干净净。袁枢只随身带了三幅字画,现在个个都是国宝。

 



《潇湘图》五代董源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

 

《夏山图》五代董源 现藏上海博物馆

 

 

《萧翼赚兰亭图》唐阎立本 现藏辽宁省博物馆

 

懂不懂的没关系,光看看作者名字和藏馆就知道价值了。

原来睢县还有很多,可惜全没了……

所以说,明末一场水,一把火在睢县人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记。北湖自不去说它,袁府那把火烧的旧楼一直保留到文革才拆毁。

有趣的睢县话

去过河南很多地方,有些口音总是能找到些相似之处。只有睢县一个地方有个词各地都没有,那就是--“也~~”。

估计现在也很少说了,50岁往上的人应该记得“也~~”简直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语气词,你可以说它没有意思,但是它又代表所有的意思,譬如:

你去哪儿? 也~~

一铲正北,就是北大坑 也~~

你干啥? 也~~

……

反正谁给你说话你就会这一句保准你一年不漏馅,只要学会这一句人人都是睢县人。

最后,说一个小故事。

苏东坡当年避雨路过睢县,手书《洞庭春色赋》《中山松醪赋》,又是国宝。

估计是那个时候吃过襄邑抹猪,到了黄州发明东坡肉。

不过瞎猜不一定靠谱,他下榻的是乾明寺,谁见过寺庙吃荤的。

发表评论已有15条评论
最新评论
老家睢县—容易遗忘的小故事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