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党军——吾书我怀
新闻来源:盛世丹青书画网发布时间:2015/11/7 9:33:56作者:老家睢县浏览:2904次数
 薛党军,1964年10月出生,河南省睢县人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书法家协会隶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,河南省书画院书法家,商丘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。睢县文联主席。

  书法作品获奖:

  第三届“兰亭奖”艺术奖,第四届“兰亭奖”佳作奖;全国第六届青年书法篆刻展三等奖;全国“小榄杯”书法大赛三等奖;全国第四届正书展全国奖;全国“蔡文姬杯”书法大赛特等奖。

  书法作品入展:

  全国首届行书展;第二届“兰亭奖”;全国第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届书展;全国第三、五、六、七、八届中青年书展;全国第一、二届行草书大展;全国第一、二、三、四届楹联展;全国第一届隶书展;全国第四届正书展;全国首届大字书法展;全国千人千作展;全国走进奥运场馆展;全国五百家展;零点齐飞河南青年书家十人联展;全国首届册页展;全国首届篆书展;全国首届大字展;中国书协成立30周年书展。

  艺术家博客地址:http://www.shengshidanqing.com/Blogs/Default.aspx?738

  吾书我怀

  来源:薛党军

  在人生的机遇中,我与书法结下了难解之缘,看似偶然,偶然得就像宇宙间两颗星球撞击而浑然一体。但我始终相信这一定是生命的必然,假如生命的时钟能够重新启动,它的结果绝不会有什么两样。——薛党军自识于锦襄书屋

  我的学书之路不象别的同道那样,“自幼喜爱书法艺术”、“受家庭熏陶”等等,可以说我是在父亲的威逼之下,也就是说在“棍棒”下走上这条我认为没有尽头又充满艰辛的道路。

  记得那时我六岁,有一天,父亲告诉我:“六岁了,该学点东西了,学写字吧。”于是在我每天的课程表上多了一节写字的课程。就这样,一册《曹全碑》是我十年间始终临摹的范本,以至于到现在写起来仍然得心应手。也正是这本字帖,使我由不情愿到每日不写就手痒,由害怕拿毛笔到专心学习,由朦胧到认识,由认识到研究。没有父亲的良苦用心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  40多年来,书法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在部队服役时,自己偷偷地躲进仓库里写,野外训练时,没有桌子,我就伏在床板上写。转业后,在单位用报纸、水泥地板当宣纸,用自来水当墨汁来练。回到家里,第一件事就是到书案前写字,就是躺在床上也是用圆珠笔在写。我在歪歪斜斜地走着一条很长很长的路,既活了一条躯体的生命,也活着一条艺术的生命。从学书的艰辛,到今天每创作一件作品的艰难,使我一直体验着写一幅好作品的不容易,一直感受着一件好作品的高境界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。

  我对艺术的追求是永恒的,特别是书法艺术,它看似简单,实则深不可测。老一辈的书法大师曾讲过,书法艺术的奥妙,一辈子也研究不透,一辈子是学不完的。我这人很笨,尽管搞艺术是悟性第一,特别是书法艺术,它是一种瞬间艺术或过程艺术。它不象小说、剧本等姊妹艺术创作周期比较长,他讲究的是一挥而就,写成了就成了,写坏了重新再来。写一幅字,特别是一幅精品,是书法家综合艺术修养的体现,比如美学、文学、逻辑学、音乐、美术等等,这些书你必须去看,去研究,只有这样,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。

  书法是能给人以感悟,给人以精神、给人以境界的传统艺术。古人为我们留下了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文化传统,时代向我们展现了无限的探索空间。传统需要我们去继承时代,时代昭示我们去创新。继承和创新是书法艺术的永恒命题,而两者的结合点是自我的塑造、纯化和升华。自我即我之面目,我之品格,我之精神。孔子曰“君子和而不同”,彼此不同才能“和谐”!

  学习书法,塑造自我,必须不断提升人生之境界和艺术之境界。以儒家言,作书先做人,心正则笔正,天人合一,物我一体,一种尽善尽美的境界。而欲达此境界,必须终生不懈地修养,最后才能做到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。

  光阴荏苒,已知天命,许多事情仍是迷惑不解。在当今这个人们纷纷为权力、金钱、享受、刺激而各显神通的空间里,唯有事业和艺术,能使我保留一片心灵的净土。面对艺术,情真意切,会觉眼前一亮;立于斋室,墨香扑鼻,顿感明月清风。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,也不管面对的现实如何无奈,书法艺术,将是自己的永恒追求。只要将事业和艺术追求融入自己的生活之中,自然也就会天天阳光灿烂,风光无限!

  艺术创作是严谨的。书法创作讲的是形神兼备,我在创作中着重神的韵味,因为书法是一门抽象艺术,神则是抽象的体现,也就是字以外的东西。观众在看你的作品时,除了字的结构、线条的质感、章法的布局、墨色的干湿,更主要的是感受书法家的思想。通过特定的艺术形式用一种特殊的语言来表现。所以我的作品给人的感觉大气磅礴,跌荡起伏,纯朴粗旷,意味却很深长。我不知道数载光阴过后,我将在我的园圃里摘下怎样的果实,但我相信,每个人对生命的成长、情感的波动都持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努力和真诚。

  “艺术是社会的,快乐是朋友的,感受是自己的。”当今社会,在一片“浮燥气”、“烦躁症”盛行的情况下,浸淫、钟情艺术,定能拥抱宁静、耐得寂寞、守住本真,定能寻找到精神慰藉的一片绿洲。

  “书为心画,言为心声。”我这个人比较追求全面,追求完美。所以在书法上也是各体皆习,全面推进。全面不一定精到,但全面才能丰富;全面不一定彰显特色,但全面可使生活灿烂。只有全面,才能兼融,才能博采众长、举一反三、融会贯通。我为自己也算了命,凭我这种天资,想专精不大可能,就发挥一下优势吧,以博取制胜。我觉得,学习书法,不一定非要成什么家、非要搞出什么大名堂,能快乐就行,找到“感觉”可矣!

  不管古代书法经典形成一个多么完善的结构和框架,总是有创新的可能。而面对几千年前贤留下的浩瀚文字和书法史料,当我们踌躇创新出古的时候,那只能说明我们入古的深度还不够!继承与弘扬似乎是自古以来的一条史训,然而环顾历史,那些能够在某一个朝代中鹤立的大家,无疑都是对传统深度挖掘后才卓然出众的。

  谈到书法创作,我想每个人的体会是不一样的。走在继承、探索的路上,四十多年来,虽然获了几次奖,但是还没有一件自己十分满意的作品。认识自我、否定过去,尤其是不知该如何往前走时的痛苦,体会最深的是搞书法太难。

  这么多年书法构成了我生活中一个不可缺少的元素,在恬静自然中体验到了书法学习创作所带来的愉悦。我心目中理想的作品应该是具有纯熟的传统功力,且又古意盎然,似有神仙相助般自然宣泄,不刻意、不做作,直抒胸臆。正所谓“无意于佳乃佳”之意境所在也。

  我很庆幸,庆幸自己近年来有了更多的时间陶醉于墨香之中。虽然已知天命,然而对创作时的那种冲动,总觉得自己仍是青春年少。就在此时,我似乎刚刚觉得流失的时间太多太多,好像总在队伍的后面奔跑。

  享受寂寞,让寂寞摧残,我想我会用一生体验,更有遗憾相伴,但我希望到了暮年,当我抚摸人生的印记时,能让我品味过去的日子留给我的甘甜。

  我对当下书法创作的看法和理解是:一、要用澄明的心灵去体悟前人的经典和自然天地中所深含的宇宙精神,学会挣脱世俗的羁绊,忘却那些纠缠于心的尘间世事和浮名利禄。淡泊名利,会于自然。

  也就是我们在创作过程中消解了功利之心,使身心完全融入挥写的状态。达到自然生命与书写生命的浑然一体,保持自然的本色。

  二是需要一种诗意精神。诗意精神的本质应当具有从容、空灵、浪漫、自由的品格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。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的诗人情怀和创作精神。保持一些清醒,既要奋进,又要活得恬淡,尽量摒弃功利带给我们的烦恼。追求人格的独立,追求心灵的自由。

  要充分享受书法带给我们的快乐。享受书法诗意化的美感。力求从当代人节奏的生存状态中解放出来,以简约清静的方式回归书法原本从容的感觉和优游的状态。

  纵观中国书法史,历朝历代太多名腕大家,要说我最推崇谁,唐朝颜真卿。他的书法被称为“颜体”与柳公权并称“颜、柳”。有“颜筋柳骨”之誉。颜真卿的书法肥厚,但是丰润饱满,端庄尊重于圆满中见筋骨。笔力雄健,力沉势足,大气磅礴,体现了大唐帝国繁盛的风度。与他高尚的人格契合,是书法美与人格美完美结合的典例。

  欧阳修曾说“颜公书如忠臣烈士,道德君子,其端严尊重,人初见而畏之,然愈久愈可爱之”。

  人生在世,祸也好、福也好、失也好、得也好,顺也好、逆也好,沉也好,浮也好,毁也好、誉也好,辱也好、荣也好,恨也好、爱也好,名何、利何?权何、位何?蓦然回首,一切如何?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流淌,关键还是要保持一份心情,维持一份渴求,找到一份感觉,守住心灵的一份纯真。

发表评论已有15条评论
最新评论
拜访张金山先生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