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街[张遐]
新闻来源:QQ空间发布时间:2015/9/22 15:49:11作者:张遐浏览:2613次数
       
    小城最早的框架有一横一纵两条大街组成,自打我记事,就知道一条叫建设路,一条叫解放路,但是,单看字义,应该是建国后改的,以前的街名呢?会不会很有别的味道呢?就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才想起问八十六岁的老父亲,他说他也记不清了。

这两条街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,是交叉点不在中间,按地图中上北下南、左西右东的说法,是靠上靠右了,交汇处以北,犹如丁字路冒出一小截,也想伸展身躯,却被北湖挡住了去路,只好向南走。东西路象右手臂过长的十字架,明显的向东偏斜、延绵,然而,与世无争的大地总是这样平静地听任由人们摆布,看不出丝毫的不满。
        我第一次踏上这老街时,还是个刚从乡下进城的中学生,家和学校都在这两条路上,我每天都要在这来来回回的走上好几趟。跟同学一道时,只顾说笑打闹,就不大留意沿途。而一个人独行时,就一边东张西望的将老街尽收眼底,一边尽情地酝酿着仅仅属于自己的小情绪。
那个年龄的我,是枚生涩的青苹果,看全国上下都学张海迪,我就配戴眼镜,甚至刻意模仿过海迪姐姐用食指往上推眼镜的动作;后来我崇拜的一位女同学一句:再美的女孩一戴眼镜就丑了,又让我把眼镜摘下。这样来回一折腾,我的眼睛还真有些近视了,看对面过来的每个人,都没雀斑和黑痣;看小城老街的道路、地面、临街房屋,总是一幅淡定的、修行多年的铁青色面孔,且绵绵延延的没有尽头。我走来,又走去,犹如风吹来又吹去,虽不留踪影痕迹,却总能时时品味那份古朴的味道。
        那时的行人大多是步行,哪有现在洪流般的轿车、三轮车、电动车啊。商铺也很少,除了百货楼、饭店、澡堂、照相馆、电影院、大剧院,我记不清还有别的什么好去处。就连路灯,也好像没有,我们下晚自习回家,路上黑着呢。黑也有黑的好,显的安静神秘,还能将一些嘈杂的声音压下去,将悠扬的声音四下扩散。有一个少年,每晚在我们经过的街边吹口琴,旋律都是流行的抒情曲,略通俗但亲切,每天都是那个时间,如同刻意的迎接我们似的,直到有一天,这乐声突然消失,我方感到直抵内心的怅然若失,再想去寻找,却再也找不到了。
后来,我参加了工作,每天上下班依然是走这两条路,该骑车的,我偏偏步行,用两只脚丈量和见证了一天比一天热闹繁华的老街。清晨,沉睡了一夜的街道是干净清新的,阳光也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温柔,最早起来的不是上班和学生族,是每个街口铺设的早餐摊点,自作主张地让热腾腾的胡辣汤冒出生动的炊烟,炸油条的香味四下飘散,为小城老街掀起第一个人气小高潮。白天,就是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了,当地的、外来的,城市的、乡村的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,购物的、买货的,行走的、停留的,聚散之间,便是万丈红尘中的人间烟火。傍晚则最隆重,是一天的总结,是一天的犒赏,打烊的老板盘点过一天的盈利,脸色是喜庆的;工作一天的职员,要归家休息了。经过这老街,却发现另有了一番不同白日的新面孔,在最为繁华的十字街头,争先恐后摆出的夜市摊位,常常将原本就不宽敞的道路堵的水泄不通。我穿梭其中,竟然象水里的鱼儿般游刃有余呢!
        我还十分喜欢临近节日的老街气氛,一入冬季,农闲的乡下人就开始操办婚嫁事宜了,订婚买聘礼、婚期大宴宾哪样都兴师动众的要一干人等进城采购。接近年关,置办年货更是声势浩大,关乎每家每户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、送的,什么都得置办一些不是?小城的老街,做为生活用品的集散地,一家挨着一家的临街商铺开门待客自不必说,地摊和流动摊贩也纷至沓来、随处可见,卖服装的、饰品的、零食的、水果的,五花八门、应有尽有。老街想不红火都不中。
        女人天生爱购物,我也不例外,每天都这么来回着逛,心底生出的是踏踏实实的贴心,是心满意足的喜悦,是一颗极其家常的世俗之心,淹没在这物质堆积的海洋里。我买,或者不买,身体就在这里,心情就在这里。
        一年又一年,老街就这样繁华着、拥挤着、喧闹着,任岁月如梭,时光荏苒。够淡定,也从容,任由小城象所有的地方一样,也扩展、建设了新的城区。那里有高楼、有景观、有绿地、有水榭、有亭台,有最便利的生活设施,吸引着机关单位重建新址,小城居民纷纷搬迁。重要的是有新修建的条条大道,平坦、笔直、宽阔、流畅。更重要的是,富裕与现代象征的轿车可以畅通无阻,而这是老街永远无法企及的。
可是,如果让我选择,我依然还会再惬意地逛逛我的老街。


发表评论已有15条评论
最新评论
水之城[张遐]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