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我摇摇摆摆[张遐]
新闻来源:老家睢县发布时间:2015/9/17 10:19:56作者:张遐浏览:2729次数

在我的眼中,广场舞是风情万种的!
你看,只要不是雨雪等恶劣天气,刚到傍晚,忙碌一日后匆忙归巢的人们,稍做停留又开始匆忙而出了,心情是欢快的,脚步是轻松的,不约而同的聚集到灯火通明的广场,形成热闹。广场上有夜市,有摊贩,有横冲直撞的孩子,有以散步、打太极等多重方式锻炼身体的人,但都远远不及声情并茂的广场舞诱人。诱人来跳、诱人来看。
有着夜色的遮拦,跳舞者不大能看出年龄,只要身材婀娜、舞姿曼妙,大家尽可以把她想象为妙龄少女,随着音乐的旋律和节拍,拉臂、抬腿、扭腰、旋转,一样能够找回舞台表演的感觉,还更随意、自然、无拘束。
舞者完全沉浸在歌舞之中了,优美欢快的舞曲是带路人,左右了她的步伐,一曲又一曲的,随着美的展现,累也来了,气喘吁吁、大汗淋漓的,看似瞎折腾,却是正中下怀,达到了跳广场舞的最终目的。
尽管也有一些非议,如中国大妈在俄罗斯红场跳广场舞被警察驱逐的新闻,如声音过大造成的扰民声讨,最终都如一阵风吹来又吹去,丝毫也没影响从都市到乡镇、日益壮大的广场舞大军。
我看过省城里的广场舞队,大多有舞蹈专业人员组织,会员制性质,人数不多,但比较整齐、正规,颇有随时都能拉上舞台表演的水准。也有小区一帮人自发聚集一块的,先在家跟电脑学学,再在一起锻炼,比较随意。也看过农村小镇的跳舞者,有一台大功率的音响就能吸引到凑热闹的人。更多的是在家乡小城,介于两者之间,比都市简陋,比乡镇奢华,丰富了小城夜色的内容。
看着看着,就眼馋了,便跃跃欲试,可是,初学并不容易,扭秧歌步、划船步、十二步、二十步,即便这些简单的跳法,又有朋友指点着,也得有个熟练的过程,生疏的我夹杂在舞蹈方阵中,犹如一枚无处安放的棋子摇摆不定,犹如一串不和谐的噪音给人添堵,形象呢?还好,我自己看不到自己,否则,我早早就败坏了再继续下去的胃口了。
一天、两天,跳的次数多了,也就渐渐的跟上节拍了,每晚,我象一个蛰伏了整个白昼的幽灵,悄悄地潜入这集体的狂欢,让亢奋的音乐和夸张的摇摆淹没我的孤独,成全我的自恋,看我摇摇摆摆,是在回味、修复、延伸渐行渐远的年轻?还是证明、表白、承认当下的衰老?
久没见面的闺蜜见我说,你比原来精神了,气色也好,我挺高兴,告诉她,这是广场舞的功劳,近段时间我坚持跳广场舞,还纵涌她:你也跳吧,又娱乐又健身又能保持好身材,挺好的!
事业有成、韵味十足的闺蜜一直是我效仿的对象,我想让她也效仿我一回,不料她却并不领情:跳广场舞是老太大妈的专利,如今,我还不能与她们为伍!
难道,难道是我老了、倦了、平庸了?
 
 
发表评论已有15条评论
最新评论
老家睢县—容易遗忘的小故事
相关阅读